年终总结2018

2018-12-30

  用“年鉴”这个词是错误的。改了一下,用“年终总结”这个词。总的来说,2018年相当糟糕。这是我第一个五年。却没有拿得出手的成果来回望这五年。我这几年比较任性,工作任职,是跟着自己感兴趣的方向走的,而不是扎根于一个领域。若是这五年持续做互联网及架构方面的工作,现在的职位level能高个层次。但,我无悔。经过了这几年,我减少了内心的恐惧,在技术方面,知道了哪些工作内容可为,哪些不可为,哪些内容可加把劲就能干。此为最大收获。
  年初离开了创业公司,离开了一起跨越四个年度的团队。现在,也可以在这里对于项目和公司发表我自己的看法了。
  一,虚拟试衣项目是有前景的。国内外从10年就开始有团队在做,有纯软件的,有软硬件结合的。特别是在上海杭州地区,和很多家公司在做,甚至连阿里巴巴都开始建立团队在做相关业务了。人们有这方面的需求,但是需求却没有那么明确,没有那么迫切,不是硬需求。所以,商业变现上不是那么容易。
  二,目前还是存在相当大的技术限制。做到一般能用,不难;做到成熟完美,很难。此类项目需要三个研发团队:物理模拟算法团队、渲染算法团队、虚拟制衣CAD研发团队。目前,从软件上来讲,最终效果一般,虽然从13年后,显卡技术及算法方面有了不错的发展,渲染算法、物理模拟算法实时性已经基本满足,对于基本样式的简单服装已经问题不大。但是,目前还没有找到一种能够对80%的布料做建模的方法,亦即没有统一的算法来模拟大多数布料的物理形态,没有办法用统一的渲染算法来渲染布料。总的来说,渲染算法方面问题更大,找到统一的建模方式非常困难,甚至连某一分类布料的建模方式都难以找到。我觉得,在10年之内,难出解决此问题。新出来一类布料,就要针对它开发特殊的渲染算法,这成本绝对太高昂了。对于渲染,若是做试衣镜(软硬件结合方式),则需要面临实时渲染的难题,这个最为困难。即使当前的显卡性能提升两个数量级,对于解决实时渲染的问题,依然帮助不大。这些内容,做过软渲开发的程序员应该都了解。一个多层透明问题,一个精细贴图问题,计算量就能涨几个数量级,会把人搞死(已经基于GPU 光追的基础上)。对于制衣CAD,同样需要研究生为主的团队,相较于前两项,这个就不是那么困难了。呃,是“相较于”。
  我想,十年之后可能类似的项目可能会发展起来的。到时候,GPU硬件能提升一个数量级,形态模拟、渲染方面,估计也能有教授能做出较为统一的模型。
  今年,我现在加入了一家以计算机视觉为核心的公司。依然是在做CAD开发工作,但是日常能够接触到很多视觉方面的知识。年初即有上海的朋友邀我接着做虚拟试衣方面的CAD开发工作,我实在没有兴趣了,基于我自己对这个领域的判断,我拒绝了。也拒掉其他两家公司的邀约,都是做偏底层的渲染引擎。我不太想做。前两年我对于视觉方面比较感兴趣,自己业余时间学习了一些内容。现在能在项目中直接接触到,当然是最佳的选择了。可能以后的工作内容中,更多的是处理三维引擎、点云处理、C++ CAD/CAM工程、Web(WebGL)平台化。我也是做过三年的Web平台开发的,这方面我有经验。
  2019年,我想好好的写两个专栏:一个是基于Vulkan的渲染引擎研究,一个是基于Lua的计算机语言研究。还有,还要多些一些关于软件开发流程方面的总结。做技术的,还是要多些总结文章。继续把Vulkan Specification翻译完成。争取催着出版社,尽快把Vulkan Programing Guide印刷出来。要是搞不定,我直接公开翻译版的PDF也行。

P.S. 20190221 打卡笔记一看,都过了这么久还没有发。2018年的确是我比较难过的一年。在杭州定居了。但是,因为此事就推迟了结婚。

如果有任何意见,欢迎留言讨论。


[ 主页 ]
COMMENTS
POST A COMMENT

(optional)



(optional)